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毕爱芳 > 有一种悲伤叫过早凋零

有一种悲伤叫过早凋零

 

  生老病死,人生悲伤事无数。有一种悲伤,叫过早凋零,就像青果落地,再无机缘成熟,曾经的付出皆化为流水。这种悲情,布满的是遗憾与无助。

对人生而言,这种悲伤当为不幸中更大的不幸,而此类悲剧新近在上海却频频发生。

428日,上海申银万国一投资经理跳楼身亡,年仅30出头,上海财大硕士毕业。据闻因股指期货交易爆仓压力过大,外加情感因素轻生,身上留有遗书写满对不起。

422日,伦敦金融城中国区负责人刘莹选择辞世。她亦不过30多点安徽芜湖人,未婚,平素看似开朗乐观,突然离世让身边朋友都感吃惊。家人和同事不愿透露死因,言语间隐约流露与情感有一定关系。

此前的410日,更有一位花季女子不幸离世。她是上海普华永道美女硕士,年方25岁,上海交大毕业,新加坡交流学习,后获德双硕士。入职普华永道半年,就过劳猝死,花样年华,香消玉坠。

419日凌晨3,同样是一个年轻生命就此终止。她叫于娟,复旦大学教师,博士、海归患乳腺癌去世,刚过完33岁生日。可惜,头顶无数的光环也无法挽回逝去的生命。

人间四月“芳菲尽”。用世人的眼光,这些逝去的生命,可谓社会精英。但在4月的上海,一个个就这样匆匆离去,或累死、或累病致死、或心累而亡。

曾经千军万马冲杀过来的胜利者,却成了生命长河中的失败者。有人认为,这是教育出了问题,一路风顺长大的独生子女,没受过磨难,一遇高压便承受不起。

也有人认为,社会出了问题,钱权高于一切,人人都为自己。观念、生活重压下,人们自愿不自愿地逼上名利场一条独径,豁出性命也得拼个出人头地。人人都在现实里紧抓不放,明知累也没办法、不舍得放弃。而社会又缺少关爱机制,一旦内心遇有困惑,便无处纾解。

在生死临界点的时候,你会发现,任何的加班,给自己太多的压力,买房买车的需求,这些都是浮云如果有时间,好好陪陪你的孩子,把买车的钱给父母亲买双鞋子,不要拼命去换什么大房子,和相爱的人在一起,蜗居也温暖。”这是于娟最后生命时刻留下的人生感悟。

这或许可警示世人,赢得全世界,丢了卿卿性命,价值几何?抑或可警示社会,中国人当如何生活,才更健康有活力。



推荐 6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