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毕爱芳 > 家敏遇仙记(一)

家敏遇仙记(一)

 

(一)

早春的上海依然寒峭。立春一个多月了,老天却像得了时下流行的抑郁症,整天阴沉着脸不高兴,雨水一直在下,一天都没歇过。

 

寒冷连绵的阴雨,让心绪本就不佳的家敏愈发沉郁。天天奔波追逐新闻,辛苦劳累不说,还尽是负面坏消息,弄得家敏时感心烦气躁,生活难道没有可爱的一面吗?日子为何总像冬天一般的青郁?

 

她时常抱怨,但清晨太阳一出,还得重复昨天的烦躁。毕业一晃十六七年。错过了婚姻和购房最佳时间窗口,眼下物价飞涨的现实让家敏对未来很消极。扣去花销,与年轻的月光族差不了多少,但人家还年轻,自己的未来呢?

 

她租住的小屋,门前是一条小河,几株杨柳临水而栽。一到冬日,枯枝僵直悬在冷寂的空气里,一派死气沉沉,每见这惨败失意相,家敏就觉得这就是自己的未来。

 

雨水终于停了,这几天开始放晴,大地一回暖,草木就欣然萌动。几阵春风吹过,家敏门前的枯柳便吐出新黄,嫩叶很快爬满枝头,袅袅娜娜迎风摇曳,好清新!

 

数月夜不出户的家敏,经不住春色的吸引,这一晚趁着月色出门散心。初春的夜还是很冷潇,园子里静寂无声,没有蛙鸣人喧那般的聒噪。河边小径被树木遮蔽,密不漏月,昏暗幽深。

 

夜色下,河水平如镜面,泛起神秘的光。家敏想起小时候家前也有一片湖水,也像镜子一样,儿时随大人看电影,夜归时很困倦,常常想踏进平湖美美地睡在上面。大人说,那是水鬼在勾魂。

 

正想到鬼怪处,忽一阵冷风吹来,家敏不禁打了个冷噤。河边月光淡淡,水面风气森森。这时,恍惚一声音低低说:“明日晌午柳树下长椅前晤面。”小径并无人影,谁在说话?家敏心生疑惧,眼睛四下寻觅,只有树影绰绰,树叶沙沙。

 

一向胆小的家敏顿起了慌张,毛发悚然而立,急转身夺路奔回家中。幸而屋里的灯亮着,橘黄色的灯光温暖地洒满全屋,窗帘也密实拉合着,挡住了外面神秘莫测的黑夜,这让她略感心安。

 

传说世间有魑魅魍魉,家敏很信这个,当年参与上海那场大火报道,不久离奇怪事接连发生,一度让家敏数晚夜不敢寐,还特请同事检视了一遍居所,让他像和尚做法一般在屋内威武喝叱了一通。

 

家敏心想,孔夫子何等人物,都敬鬼神而远之,况我这样的草芥人物。既然“子不语怪、力、乱、神”,对这些离奇怪事她也从不肯多言几句,唯恐外泄天机。

 

这一晚有些离奇的怪事让她再度心慌,她将凡能想到的镇宅之物都搬出来,镜子立在卧室外照妖,扫帚放在门边伏魔,红丝线缠在手腕解厄,枕边还放几块玉驱邪。眼自不敢合了,耳朵彻夜竖立,仔细辨听窗外每一丝风吹草动。漫漫长夜,甚是难熬。

 

终于盼到天明,小鸟开始唧啾鸣叫,屋外人声渐起,晨练跑步的,上学上班的,新的一天开始了,晨练的《太极》音乐也远远飘送过来。不过,她还是不敢独守家中,随手抓起一件家常棉袄,套上长靴出了门。

 

湖边巧遇教太极的吴老师,他说一个冬天没见她出来,现已教到88式了。家敏说天太冷了,天暖了再来,可24式都忘了。寒暄几句,各自走开,家敏继续在园子里转。

 

这边桂树多,金秋丹桂就会扑鼻飘香,那家香樟高大,众鸟飞来飞去。这边都是樱花,那边有合欢、广玉兰,还有栀子……她漫无目的地胡走乱看。

 

园子里幼儿车多起来,几个保姆聚在一边嘻哈聊天,车里的幼儿时而哭闹,时而拍手,时而喃喃自语,傻傻地自娱自乐。几对老夫妻相互搀扶,坐着晒太阳。阳光真是好,照得朗朗天地,一派太平祥和。

 

接近晌午,众人渐渐散去。被红日温暖包裹大半日的家敏渐忘了恐惧,心里想昨夜的事一定是自惊自扰了,转悠了这半天,脚酸腿痛疲乏得很,也该家转了。

 

她回转身往家走,来到门前长椅边,不禁坐下来歇歇乏,实在太累了。河里金鱼自在游曳,天气转暖,鱼都被送回河中。她正定睛观赏着,耳边一声音轻轻响起:“你来了,很是守约。”

 

与昨晚的声音一样,家敏当下骇住,怔在长椅上不能动弹,但脑子还能飞速转动:糟糕!古书上说,柳是四大鬼树之一,能集阴聚魂,想是遇鬼了!她嘴里慌不择言哆嗦道:“哪位屈魂……不要害我……我普通人……不是官……与你无冤……无仇……”

 

只听对方轻轻一笑,道:“莫怕,我不是鬼。”那声音轻柔动听,随后一股花香袭来,家敏顿感轻松,浑身也恢复了些气力,定定神寻声望去,只见影影绰绰,一袭绿裙钗的女子,隐约立在眼前。柳叶娥眉媚丝眼,长发在脑后盘起云髻,簪入几枚柳叶,手里拿着一根杨柳枝,活像菩萨临凡。

 

相书上说,细眉细眼的人心地柔和,不似桃花杏眼心地凶悍。以相观人,家敏心里又安稳了些。

(未完待续)



推荐 1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