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毕爱芳 > 家敏遇仙记(二)

家敏遇仙记(二)

 

(二)

家敏正受到惊吓,见树荫下,有一绿裙绿钗女子,貌美面善,眉中含忧。她款款言称,自己是柳树仙子。

 

家敏心想,神狐鬼怪故事多见于古书,遇仙现实版还真未听说见过。话说也奇,这仙子似乎身携迷香药,或有定神大法,让人见她非但不怕,反一见如故。

 

猝然遇仙,家敏竟有几分胆在柳荫下打量起对方。只见那仙子高髻堆青,眼横秋水,手拂柳枝,正点头含笑。

 

家敏暗想,遇仙千年奇事,当施大礼才对。脑子便开始搜索见面礼仪:电视里,女领导接见下属,一般都主动握手,使劲摇动,亲民又自信。女明星对流着口水、涎皮嬉笑的男嘉宾,一般是娇媚地半展玉臂,蜻蜓点水一下,纤纤玉指便款款收回。

 

这两者与自己完全不沾边,不适用。她脑子再转,现今中国普通女子初逢的画面一一闪现:有视而不见者、有冷漠点头者、有嘴角略动迅疾收回笑容者、有一脸假笑者。

 

想想自己,一般真心笑笑,笑容维持久点,让对方感到些诚意。不过,这种礼节对亘古难逢的柳仙子,似也大不敬。

 

绞尽脑汁也未有好主意,焦急中家敏一闪念,还是借用国际经验吧。幸而之前与国际女子们有过交往,欧美女子见面,一般远远地就热情HELLO,一路伸展双臂,带着身体的温度、嘴上的热气拥抱一处,如同热巧克力般温馨甜蜜。

 

不过柳仙子身形如影,似乎不经一抱。东洋日本女子见面多行鞠躬礼,一遍又一遍躬身,嘴里念叨:こんにちはどうですか。韩国女子低头倾斜上身,嘴里不停:안녕하세요。若照搬东洋女子肢体动作,嘴里套用中文“您好”,两个字的正常语速,身体晃动会太快,像鸡啄米一样不敬不雅,放慢语速又有不真诚之嫌。

 

家敏犯了难,自己身处堂堂礼仪之邦,竟拿不出半点合适的见面礼!情急下,她脑海忽然闪现古装戏女子屈腿道万福的样子。于是照脑子里的模样郑重其事地施了礼,只是左右手不知如何搭,前后腿屈屈伸伸别别扭扭很不协调。

 

那仙子见后,嘴角一抿,笑言:“今人实缺训少教。”继而又问:“你为何不惧我?”

 

家敏实言相告:“大学时常做梦,所梦之事又常灵验,因此相信冥冥天地有神灵。今见仙子面善,生不出恐惧。”稍一停顿,她觉得还应趁机再问点,便继续道:“不过,工作后,梦境成真的怪事就消失了,不知为什么。”她眼中泛起几丝迷茫,说实在,这一直是她埋藏心底想弄清又不敢说的事。

 

仙子闻听,轻轻一笑,言道:“你工作后尘虑萦心,阻隔了天地灵气。你本性质朴,大学时单纯无忧,易于亲近天灵,所以能通天接地,这也是我之所以显身与你的原因。”

 

哦,原来神秘高深的东西,道理竟这般简单。家敏说,“不过,中国人一般不信神灵。几年前,美国兰德公司有份报告,说中国人至今还愚昧地认为世间没有灵魂。”

 

家敏提起这份报告,再观仙子,仙子似乎知晓美国,对兰德公司也不陌生。只听仙子缓缓而言:“魂,身未生时先来,气未绝时先去,当人破胞出头之时,即魂入窍之时。魄者,借血气之灵,受金气凝结,生后七七四十九日而始全,死后七七四十九日而始灭。《道书十二种》便此说法。”

 

“你尊姓大名?”仙子追问。

 

“杨家敏。”

 

“杨柳本为一家,我经千年修炼今成人形仙体,无岁无寿,日后敬你为杨姐姐吧。”

 

话说间,远处蹒跚走来几个老妪,肚子圆滚如球。柳仙子急忙道:“抱歉,先行一步。”便倏忽不见了。

 

那几个老婆婆慢慢走近,眼珠子对家敏斜眼一轮,狠狠地一瞥,又面无表情像企鹅般一摇一晃地走远了。

 

家敏出门慌张,这才想起检视自己一眼,黑皮靴及膝,宝石蓝毛衣包裹在膝上,外罩着那件随手拿的家穿的藕荷色中式绫子面棉袄,高立领大盘扣,腰上缝满细小的珠片,在阳光下闪闪发光。

 

必定因这身搭配古怪的扎眼装束,惹得老太婆们既注目又反感。再老的女人,脸皮老枯干死,心也不甘死。想到自己转眼就要变成满脸皱褶的干枯老太,家敏心里一哆嗦。

 

此刻,柳树下只剩她一人,柳仙子再没显身,家敏这才意识到肚子饿了,出来大半天了,也该家去了。

(未完待续)



推荐 1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