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毕爱芳 > 家敏遇仙记(三)

家敏遇仙记(三)

 

(三)

与传说中的仙子不期相遇!后细想此事,怎么可能?可明明又真真切切!家敏陷入恍惚中,想必脑筋出了问题,痴人说梦呢!

 

可大学时,不是许多梦境再现、随口一个不可能的愿望也成真了吗?那时的她天真单纯,不懂得害怕,离奇怪事像风一样默默地来、默默地去,她的内心亦如清泉般清澈宁静,日子如诗如歌明媚灿烂着。大学毕业时,同学给她留言“真、善、美”。

 

或如仙子所言,干净的心地是通往未知世界的桥梁?很多人不都有一些奇异经历吗?再说,天地众生一切有情,况通情的花草树木,恰巧气场相合,其形显露也为未可知。家敏心里对自己做着种种解释。

 

自那以后,她常默默站在窗前,隔窗观柳。途经柳树时也会停一停,用手抚一会儿柳枝,感知柳仙子是否真的存在,也让仙子感知自己的存在,或再次显身。

 

天日暖一日,柳树更加枝繁叶茂。袅袅河堤,垂柳每日都在迎风袖舞、浅唱低吟。可柳仙子从未显身。她去哪里了呢?家敏内心一直默默地思忖着。

 

周围的人不知道她的心事,平时她与他们也不多过话。人人都活在自己的世界里。她的世界离地半尺,上不着天下不着地,悬浮空中,甚感孤独。

 

看周遭,人人都活得现实与忙碌,赚钱、应酬、交易、利用、传言、绯闻……每日浊雾弥漫,人人都像乌龟一样四足紧抓大地,片刻不敢松开,生怕失去……

 

这种活法让她感觉地气太重,憋闷。在孤独中偶遇柳仙子,仙子几句轻言曼语让家敏如遇故知,可她在哪儿呢?

 

“杨姐姐……”一日途径柳树,隐约似有人在唤,家敏驻步观瞧。柳树下娉婷一人,正午的阳光照耀下通身闪着亮光。是柳仙子!不是幻觉!家敏一阵惊喜,趋步向前,欣然道:“好久不见!好久不见!”

 

“为何那日忽一下就不见了,隔这么多日子才来?”听家敏问,仙子细眉蹙起,一声长叹:“唉……那几位老婆婆迎面来,一见就心酸。她们让我想起自己的未来。”

 

她紧咬了一下嘴唇,叹道:“三春质丽众人捧,三秋低贱如蒲柳。”“我的晚景,凄惨难言。”

 

她的话让家敏想起刚过去的冬日景象。寒风摧逼下,曾经绿丝满头婀娜高展好不得意的柳树,渐渐叶黄枝残,像怨妇一样枯发蓬头,在寒风里挣扎哀号,直至叶落殆尽老死在寒冬里。

 

仙子的叹息勾起家敏的心事。她想自己年轻时也很漂亮,追求者众多,无奈总没入眼的。学的最热门的经济,偏偏选择了媒体,认为有文化气息。

 

可是,斗转星移,世事变迁,改革时代里,就职金融机构、垄断国企的同学收入越来越高。物价飞涨下,家敏的薪水就日显寒薄了,工作越发辛苦,文化味少了,狗仔性质多了。当她不再对婚姻十分挑剔时,别人对她挑来拣去,要不嫌她收入低,要不觉得她工作性质差。谁想自己的太太,遇有大事就得放下碗筷疾奔出门,不管不顾一家老小,一走多日还让人担惊受怕。

 

一来二去,家敏的婚事就耽误了,人老珠黄难嫁了,家敏也不愿凑合过日子,心灰意冷之下,索性不找了,至今孑然一身。

 

见家敏低头不语,只管把脚尖扭来转去碾踩地上的小草,柳仙子心里泛起自责,想必刚才沮丧的言语触动了她,便关切地问:“你有心事?”

 

听仙子问,家敏心想,这么复杂的事说给柳仙子,她也难明白,便勉强一笑,简言道:“我也想到未来,也为晚景担心。”

 

不想她也有自己一样的心思,仙子不禁多看了家敏一眼。此刻,家敏淡愁轻锁,如梭的岁月在她脸上织起一层细纱,朦胧罩住了曾经明亮清丽的青春面庞,薄雾轻笼的脸上挂着几丝憔悴,就像湖面被微风吹皱了一下。

 

家敏也望了望眼含怜悯的仙子,两下都有一种心灵相通的默契,不觉更感亲近。

 

家敏告诉仙子几天前在医院见到的一幕。那天大雨,楼门口聚集了等出租车的人。车一来,众人一窝蜂乱抢,一片混乱,人人脸上都是冷漠。走路不稳的、坐轮椅的老人只能岑默一旁,习惯和麻木地看别人抢。

 

一位古稀老者,将轮椅里干枯的老母留在门口,自己冲进雨里拦车,还不放心地频频回顾。他若淋病了,谁来照顾他和他的老母亲呢?

 

想到未来,家敏叹气道:自己年老时还不知能否雇得起人看顾,有否房子住,是否有钱坐车,若生病了又会怎样……

 

柳仙子很是懂她,几分同病相怜的惺惺相惜,她俩约好每周五柳树底下见,下午茶。

(未完待续)



推荐 1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