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毕爱芳 > 家敏遇仙记(五)

家敏遇仙记(五)

 

(五)

周五,家敏一早赶往办公室。电梯口碰到小黄,他是在校新闻系学生,来这里实习。这个来自农村贫困家庭的孩子,凭着优异成绩,靠捐助和教育贷款来沪求学,由此改变了生活轨迹。

 

午餐,大家边吃边聊,谈及毕业后的打算,腼腆的小黄红着脸说,“可能去当记者,老师教育大家要有新闻理想。老师说,记者承担社会责任,是真理正义的坚守者。”

 

听怯生生的小黄说出一番热血言语,家敏一时沉默不语,她不知道该向小黄说些什么。

 

黑幕,真相;真相,黑幕……就像两根钢针,永远刺激世人的神经。而在云遮雾绕的世界,真相谁能看清几分?历史又有多少是真实的?这支笔稍不小心,就伤了别人,亦伤了自己,甚或扰乱了社会,真不是嘴上挂着理想那么轻松的事。

 

望着满眼单纯的小黄,她心里想说,“作为草民,还是不要满口热血理想吧。看黄花岗烈士林觉民,为民国捐了躯,可后来怎样?其遗族有人饿死(见李敖《蒋介石评传》)。中国近百年里,不乏理想、热血、斗争、革命,结果呢?你真该想想为父母做些什么……”

 

可话到嘴边,她又咽了下去。她想起林先生的话,就把它复述了一遍,“作为草民,对制度无能为力,要么顺从,要么逃避。”她抬眼看了看小黄,小黄脸上泛起疑惑,年轻的他也许不明白,如今“理想很丰满,现实很骨感”,现实的无情会超出想象……

 

下午,家敏匆匆赶回,先前和柳仙子约好,午后四时见。她新沏了雨花茶,携了茶器赴约。柳仙子一见她,便显身树下,两下笑盈盈,在河边木椅上落了座。

 

她将茶捧给仙子,骨瓷杯细腻白净,上绘绿叶衬托的白玉兰,碧绿的汤水犹如仙子水汪汪的清泓。仙子轻举杯,抿了口,道:“很清香,很清苦。”又轻轻放下。

 

仙子优雅品茶,像古画里的女子,让家敏心生感慨。古女子那份婉约雅致、娴静端庄、知书达理,一直是家敏向往的美,可惜如今都荡然无存。一想到现今女子举止言语粗野,她就不由叹道:“好端端的女孩,如今也动物般凶猛。”

 

仙子闻听,言道:“天地间美好在于万物和谐,善是带来和谐的真理,善良的女人更令世间和美。不过,人的世界若变成动物的世界,在争斗环境里,惟凶猛狡诈才能生存,惟更凶猛狡诈才能生存得更好,女子亦不例外。以恶制恶是恶环境里的生存之道,故芸芸众生内心都无法宁静,更难体会和美意境。”

 

仙子的一番话,触动了家敏的内心。她最不喜纷争,她渴望友善、和平、美好,而每天面对各种纷争的新闻,让她的心灵如上了枷锁一般,内心失去了最渴望、最珍贵的宁静的美。

 

“都在挖空心思,争来夺去,丑陋地相互利用,到头养老还成了问题。”家敏又想到自己的未来,叹息道。

 

仙子说,“追逐纷争便陷入纷争,纷争就是恶,善才能终身受益。你祖上不是留下一句很重要的话,你忘了吗?”仙子提醒道:“老先生不是曾言,学识是装在口袋里的钞票,走到哪儿都可以掏出来花吗?”

 

听仙子一说,家敏回忆起来,“是的。他说过三句,女人不要虚荣,不要这山望着那山高。不过,最有一句好像不太管用。”“比如,我曾用心研究购买力平价论,一度很时髦的汇率理论,而用到实际,价格补贴的补贴,汇率管制的管制,理论全无用处。”

 

家敏一开口,脱不了当下人整天挂嘴边的俗事。仙子一听,婉然一笑,“我知道你一定有麻烦,你大半生都在追逐转眼即逝的过眼烟云,像刨垃圾般打探内幕,刨垃圾让你烦躁。而一旦你无力、不想追逐,看看你的结局,你口袋里剩下什么真才实学可活命?你从里到外就是一具空壳!最终不过也成为垃圾!”

 

“记住,耕耘美好才能收获美好,要用心增长真识真见真善,这才是受用一生、随时可花的真学识,是能让你生命获得真正喜乐的力量。记住,生命的意义不是纷争,是为了心灵喜乐和平。”仙子在谆谆告诫。

 

“不过,祖上医术高明,《古文观止》能从最后一页倒背如流。可算有真学识了吧,后来在运动中被抓,可惜了一身医术。”家敏想起了自己非常有学问的那位祖上。

 

听家敏如此言,仙子沉默片刻,好像触动了心思似的自语道,“真真作孽!只有在政治清明、有规有矩、生命平等受尊重的土地上,才能活出生命应有的自在和应有的意义。你的未来……”

 

仙子正待说时,家敏的手机响起。她对仙子道声对不起,便拿起接听。电话那头说,“杨小姐吗?我是林老鼠……”

 

一听发音不准的林老师,家敏惊讶地叫起来,“林先生?!”林先生的突然来电,让家敏着实吓了一跳。几天前不知怎地突然想起还梦见他,十多年未联络,林先生怎么就打来电话?!

 

只听对方说,“我在网络上搜索你的名字,见到你的照片,找到你的单位,就找到了你的电话。看网络的世界多么小。”他在电话里嘿嘿笑了。

 

“您,还认得出---我?”家敏好奇地问。“当然能,过几天我到上海,到时见面吧……”

(未完待续)

 



推荐 1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