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毕爱芳 > 家敏遇仙记(结束篇)

家敏遇仙记(结束篇)

 

(六)

家敏终于要告别单身,就要结婚了,对方不是别人,正是林先生。两人见面后,很快了解清楚对方情况,一个丧偶一个未婚。不想十多年前的一场机缘,竟成就了十多年后俩人的牵手,好似天意有定。

 

林先生打趣对她说,“读你文字,便知道我们可以走到一起。未来我俩一起读书,一起徜徉山水,一起周游世界,一起探寻历史,领略各地文化风物。你写我读,岂能不琴瑟和谐?”

 

对温文尔雅的林先生,家敏倒不反感。她心里想,自己半生努力,竟走到未来无望、养老惶恐、近乎绝境的地步。如今天上掉下个林先生,能给她一个安稳恬静,又有滋有味的生活,岂不是梦里千百寻的吗?

 

两人相差20多岁,家敏暗自想,只要心灵不老,身心健康,年纪相悬不是问题。她有时也会自问,这算交易吗?!不过,她随即给了否定。即使年轻人,爱情也不能在大马路上谈,日子总得在屋里过!因此,对林先生,她心存感谢,这让林先生十分感动。

 

这一日,又到周五,家敏和柳仙子相约的日子。她告诉仙子,自己要结婚,就要离开这个地方。柳仙子听后,默默低下头,眼圈慢慢红了,家敏宽慰道,“不要难过,我还会回来,常回来看你。”

 

“不!你带我一起走!”仙子突然一说,倒让家敏楞住了,她看着脸色青冷的仙子,摇头道,“带你走?如何能够?”

 

“你剪下一截柳枝,带到你去的地方,插入土中,柳枝自会生长。”

 

“可,可是,美国对外来物种防范严格,不允许入境。”

 

“你,一定要带我走!”仙子叹了口气,“不是有人说‘白天不知夜的黑’吗?!你们人类哪知道仙界的事!”“看唐僧,奉旨取经,历经艰辛,终到佛祖圣地,还被索要‘人事’。佛界,四大皆空,都如此。仙界,也不是净土!”

 

柳仙子语气急促,有些哀伤,“我长在天府瑶台,峨眉修炼而成,本以为得道成仙,可逍遥天际。不想仙界一样有个至高无上的玉帝,恃权凌人,贪得无厌。”

 

稍一停顿,仙子迟疑道,“我年轻时,玉帝见我样貌姣好,博他一时欢心,待天寒地冻,容衰颜退,便被打入冷宫,见不得天日,备受折磨,这也是我为何怕见那几个老婆婆的缘故。”

 

“你要走,你也带我去一个不受欺负、能活出尊严的地方,哪怕偷渡闯关,也不惜!”仙子一席话,口气坚决,让家敏不容拒绝,她默默点头说,“那就试试。”

 

临行前一日,家敏来到柳树旁,剪下一尺长柳枝,用布一层层包裹好,塞进长靴,放入皮箱,上面再一层又一层盖上衣服。因担心托运抽查行李,弄丢了柳枝,家敏考虑良久,决定还是随身携带。

 

动身日子到了,出境安检时,家敏的心一直悬着,过安检门,她眼睛不时瞄向端坐电脑前的安检员。

 

“这是什么?”见安检员问她,家敏顿时紧张起来,脸刷地红了,心提到嗓子眼。顺着安检员的手指,她看到屏幕上模模糊糊一团黑色东西。

 

“这里装的是什么?”安检员一脸迷惑,指向她手提拎包。原来指这个,家敏这才长舒了口气,平稳了一下情绪,说道:“发卡,一把黑色发卡。”说完,从包里掏出一大把发卡,伸给检视。

 

“好,过!”安检员话音一落,家敏心上一块石头落了地,她的脸浮出欣喜的笑容,轻快地说了声谢谢,拎起行李,赶紧离开,奔向登机口,心里还暗自侥幸,幸而这把发卡吸引了安检员的注意力。

 

起飞了,这一路长途飞行,掠过无数云层,家敏对窗外云里世界仔细观察起来,这是玉帝的宫殿吗?她想象玉帝出巡时耀武扬威的大排场。

 

目的地快到了,乘务员又忙碌起来,发I-94表,一再提醒需申报违禁物品。家敏再度紧张,入境时,移民官礼貌微笑问好,便问这问那,家敏不自然地回答。她心里发虚,见移民官脸上的笑容,就觉得那一道道笑纹里暗藏很多深意,似早把她看透一样。正胡思乱想,移民官拿起印章,“啪啪”盖了章,放行了。

 

家敏紧绷了脸终于松弛下来,她轻声道谢,暗自对仙子说,“成功了,我们成功了!”就在这时,她看见对面一位警察牵着两只警犬向她走来。家敏心里一慌,赶紧背对警察,试图疾步走远。正在这时,只听身后“嗖”的一声,警犬忽地窜上,随后“哐当”一响。

 

她眼前一黑,时间像凝固了一样,四周一点声音都没有。当她睁开眼睛,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,一身的冷汗,明亮的阳光从窗外洒进屋里。

 

哦,原来噩梦一场!她松了口气,不禁言道:“好累呀!”

 

 “踹人到地下不说,躺一晚上,刚睁眼就喊累,没这样的!”床边一声音响起,她转眼一看,原来自家老公正在床边揉腿。她这才明白,自己梦里“哐当”一声,是把他踹到了地上。

 

她也不搭言,还沉浸在一夜长梦里,回忆梦中和柳仙子初次见面时的情景,又想到被狗咬时的惊恐,不禁叹道:“美国,有啥好的,法律这么严,一点错事都不能做,还有恶狗咬。”一想到梦中疯狗追逐的情景,她还胆寒。

 

此刻,窗外正是一片明媚的大好春光,小鸟在欢叫,玉兰花香一阵阵袭来,好一个和美的世界。她想,“还是这里好,江山如此多娇!只是---只是---这里盛行你争我抢、斗来斗去,流行无规无矩、利用欺骗,处处下愚上诈(陈寅恪语),都在浑水摸鱼!”

 

(上篇完) 

写于2012年初春



推荐 14